"杀害退休法官案"嫌犯:22年前,他判我离婚

发布日期:2017-02-16 08:52:00 智坤教育www.zktw.com
《"杀害退休法官案"嫌犯:22年前,他判我离婚》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一直以为潜伏多年想要杀人是电视剧中才有的情节,却原来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下面小编推荐:"杀害退休法官案"嫌犯:22年前,他判我离婚。欢迎阅读。

    "杀害退休法官案"嫌犯:22年前,他判我离婚

  今年1月26日下午,64岁的广西陆川县退休法官傅明生在家中被人持刀杀害,警方在现场控制的犯罪嫌疑人龙建才,是22年前傅明生审理的一起离婚纠纷案件的被告。

  这起发生在春节前夕的法官遇害事件,引起司法界的震惊和愤怒。2月5日凌晨,中央政法委官方微博发布评论:“夺取马彩云法官生命的枪声犹在耳旁,又一位共和国的法官被一个20年前的当事人残忍杀害!凶手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不要再让正义蒙羞,不要再让法袍染血!”

  一起离婚案件为何时隔22年仍让当事人怨恨在心?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赴事发地走访调查。

  春节前的血案

  沙坡镇距广西玉林市陆川县城约16公里,2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沙坡镇新街的傅明生家时,小楼的大门紧锁。

  这栋楼是傅明生夫妇为儿子修建的,一楼作为铺面经营床上用品。

  2013年11月从陆川县人民法院退休后,傅明生从陆川县城回到沙坡镇,平日里帮儿子看店。

  “出事那天,我看到老人家在店门口看电脑。”傅明生家对面裁缝店的阿姨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那天因为是腊月二十九,街上赶集的人很多,突然听到有人喊杀人了,她才注意到傅家的店门前围满了人。

  陆川县公安局沙坡镇派出所距傅明生家不到100米,据该镇派出所所长卢智回忆,1月26日13时13分,一名群众慌慌张张地跑到派出所报警,说沙坡街傅明生家有人打架。卢智马上组织6名民警赶赴现场。

  挤开人群后,卢智一眼看到傅明生头枕在门槛上,脚朝屋内躺倒在血泊中。他俯身,发现傅明生脖子右边有一个很深的伤口。见状,卢智立即找来一块门板,组织傅明生的亲友将其送往镇卫生院抢救。

  当天在镇卫生院值班的门诊主任詹梅珍回忆说,傅明生是13时25分送到镇卫生院急救室的,他脖子两边都有刀伤,右边颈动脉有一处横切得很深的伤口。经检查,傅明生的瞳孔放大,已没有任何生命体征。

  “我和我妈也是通过电视第一次看到我爸的被害现场。”傅明生的儿子傅健宇说,1月26日他恰好外出办事,案发时他母亲詹素娟正在二楼午休,突然听到楼下有很大的喧哗声,詹素娟望向窗外,一楼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正当她觉得情况不对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后来詹素娟才知道,凶手在刺倒她丈夫后,还想上楼来找她。他从屋外撬动门把手时,往上提了一下,恰好把门从外面给反锁了。

  眼见打不开门,凶手又来到傅家顶楼的灶台,扭开煤气阀放煤气,很快整个楼道都弥漫着浓浓的煤气味儿。

  卢智是在案发现场抓到犯罪嫌疑人龙建才的。民警在一楼店铺没有搜查到凶手,正上楼搜捕时,突然看到一名60多岁的老人从楼梯间走出来,手上还握着约20厘米长的不锈钢水果刀,嘴里嘟囔着“我不要命啦,你们来抓我吧”。

  “他的左眼、左脸上都是血斑,黑色的外套上、凉鞋和脚趾里边都是血,一眼看过去,我就断定他是凶手。”卢智回忆说,他和3位民警扑上去把其手上的尖刀打落,迅速将犯罪嫌疑人龙建才制服归案。

  陆川县公安局法医报告显示,傅明生全身共13处创口,其中头颈部12处,因左右颈动静脉断离,引起大量失血死亡。

  离婚案判决引起的仇恨

  负责侦办这起案件的陆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林发光介绍说,审讯龙建才时,和一些百般推脱责任的犯罪嫌疑人不同,他直截了当地承认人是他杀的,他认为傅明生判他离婚,破坏了他的家庭。

  龙建才之所以迁怒于傅明生,源于1994年11月23日陆川县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离婚案民事判决。

  今年67岁的龙建才是陆川县沙坡镇沙坡村过路塘队人,1989年正月在云南帮工时,他结识了第二任妻子陈某,并于当年登记结婚。1991年3月两人回陆川县沙坡镇老家生活后常因小事争吵,陈某还因一些事情威胁要喝农药。1994年7月,陈某到法院起诉离婚。

  据(1994)陆法民初字第153号判决书,法院审理认为,原告陈某和被告龙建才自行相识谈婚,并自主结婚,婚后感情一般,且生育有两个孩子。1991年3月二人回老家生活后,生活较为艰苦,常因一些生活琐事发生争吵,但都能互谅解决。被告指责原告与他人有不轨行为,原告指责被告有参赌行为均证据不足。原告起诉到法院后,被告理应冷静考虑耐心劝导原告,珍惜夫妻尚存的感情,但在法院两次传唤期间,被告龙建才均采取妨碍诉讼的方式限制原告陈某的人身自由,从而导致夫妻感情彻底破裂,此案经法院调解和好无效,才依法作出判决:准予原告陈某与被告龙建才离婚;原告陈某与被告龙建才婚生两个男孩,每人抚养一个;被告龙建才家的共有财产归被告所有。

  这份一审判决的审判长正是傅明生。当时担任该案件书记员的陈玉彦回忆说,庭审现场,被告龙建才表现粗暴,在法庭上对妻子语言过激,暴力倾向严重,而且现场有阻挠法院正常审理程序的行为。由于他两次妨碍诉讼,被法院予以司法拘留。

  案件判决后,被告龙建才不服,向当时的玉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1995年5月29日,该院作出(1995)玉地民终字第144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时什么都没有了,苦啊,当时想找他寻仇都找不到。”龙建才被捕后,在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离婚案判下来后,他就想报复傅明生,“开始是想打他,岂止想打他,我是想杀他。”

  由于傅明生在陆川县工作,而龙建才常年在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县打工,每年只回家一两次,两人的生活轨迹基本没有交集。2013年傅明生退休后回到沙坡镇生活。去年龙建才因为患上胃穿孔,也回到老家。两人的住所同属于沙坡村,距离只有1公里多。

  “今年我也找了五六次都没找见(傅明生)。”龙建才在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今年1月25日,他在家吃了饭,上街买粉时经过傅明生家门口看到傅明生,于是,第二天他带着一把水果刀,去案发地点实施了犯罪行为。

  两个家庭的悲剧

  尽管龙建才声称对傅明生积怨多年,但在傅健宇的记忆里,父亲从没向他们提起过这起案件,龙建才也从未上门找过他们。“如果说凶手之前上家里闹过、吵过,我们还会防范一下,提高警惕,但从来没有过。”傅健宇说,他的父亲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害的。

  “我妈说父亲辛劳了一辈子,还没来得及享福,人就没了。”傅健宇说,父亲遭此横祸,实在让家人难以接受。

  在陆川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阮伟达看来,傅明生判离这个案件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实体认定也是公正的,程序也公正,这样一起没有瑕疵的案件遭到当事人怨恨,完全是当事人不懂法的结果。

  而造成傅家悲剧的龙建才家,同样也是一片凄凉的光景。

  2月11日,记者在沙坡镇过路塘队找到龙建才的住所。在一片楼房中,龙建才家的红砖平房显得有些寒酸。邻居说,龙建才离婚后很少回来,判给他的小儿子一直由奶奶带大,和父亲关系十分冷淡。前两年龙建才的母亲过世后,他的儿子一直在外打工,连过年都没有回来探望父亲。

  “他们家真的很少见人,你看门前的路上都长满了青苔。”顺着邻居手指的方向,记者来到龙建才的屋前,透过窗玻璃望进去,屋内陈设十分简单,除了床、饭桌、凳子外,基本上没有值钱的家具和电器。

  卢智介绍说,龙建才被抓捕当天,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大女儿来到派出所。女儿说她爸有病,心情不好,经常骂子女。而作为子女,她对父亲的关心也不够,从来没有给过龙建才钱。

  据龙建才交代,由于疏于管教,离婚后判给龙建才的小儿子沉迷网吧,后来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而判给前妻的大儿子去年到百色看他,连车费都没有。面对婚姻的失败、儿女的不争气,龙建才并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把怒火撒在当年判决他离婚的法官身上,最终导致两个家庭都走向悲剧。

  目前,陆川县公安机关已基本确认犯罪嫌疑人龙建才的犯罪事实,并提请该县检察院对其进行批捕。

  遇害法官之子:“我父亲只是普通的基层法律工作者”

  追忆起刚遇害的父亲傅明生,29岁的傅健宇说:“我父亲只是普通的基层法律工作者。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感人事迹,但他清清白白、兢兢业业。”

  傅健宇出生于1988年,在他懂事前,父亲就已经在法院工作。“父亲有时候忙到晚上11点才回家。因为常常不能按时吃饭,他得了胃病。”他说。

  据了解,傅明生一开始在沙坡村做村团支书,后来村里设法庭,他就到法庭工作,从书记员做起,一级级地考试、提升。

  1978年11月,傅明生进入陆川县人民法院工作。直到2013年11月退休,共参与审理案件将近900件。

  “我妈说,爸就是劳累命,工作上不懂得拒绝,叫去哪里就去哪里,让去哪个庭就去哪个庭。”傅健宇说。

  生活上,傅明生是一个不沾烟酒、生活朴素的人。有时候傅健宇在家听到当事人打电话给父亲,叫他去吃饭,他总会找借口推掉。

  陆川县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覃坤曾多次去过傅明生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傅明生有一条裤子的松紧带已完全失去弹性,女儿想将其丢弃,他却说:“干净就行,干吗要丢!”

  在傅明生家里,记者看到客厅的电风扇还是几十年前的旧式吊扇,墙上的开关都已变黄。傅健宇告诉记者,为了省钱,家里装修时线槽都是父亲自己钉的,楼顶上还开辟了一大片菜园,父亲每天都会爬上5楼楼顶浇菜。

  “你说他没有钱吗,其实有钱,但他就是想着把工资存起来,为我们这些子女考虑。”傅健宇说,傅健宇爱人嫁入傅家多年,从没看到公公在外面吃过一碗粉、买过一个面包。

  傅明生遇害后,当亲友寻找他生前的留影时,发现每次拍照他都躲在后面,开会也是坐在角落,法院的同事想找一张他的工作照,发动全院找都找不到一张好的,基本上都是远景。

  “事发后,网上有传言说我爸爸是判错案,还有人说我爸拿了别人的钱不办事……”傅健宇希望组织上追认父亲为烈士,还父亲一个清白。

  这个春节,当别的家庭在欢喜中过年时,傅家人却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悲痛。傅健宇的母亲对子女说,要尽快处理父亲的后事,不要跟组织提要求。

  2月8日,傅明生家属在玉林市殡仪馆为傅明生举行了简朴的遗体告别仪式。“突然间心里空空的,没有失去的时候不懂珍惜,失去以后想珍惜也珍惜不来了。”傅健宇说。

    推荐阅读

  法官是指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产生,在司法机关(一般指法院)中依法行使国家审判权的审判人员,是司法权的执行者。在不同法系的国家中法官的角色不尽相同,但要求都是不偏不倚、不受他人影响或制肘、刚正无私地根据法律判案。日本国的法官称为判事,台湾地区的法官以前称为推事,后来改为法官。

  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二条明文规定"法官是依法行使国家审判权的审判人员,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军事法院等专门人民法院的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和助理审判员。"

  在民事诉讼审判中法官应当是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产生的,依法行使国家民事诉讼审判权的审判人员,而且法官在审判过程中不应受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及个人的干扰。法官应当是独立的、中立的享有法定的裁判权,具有当然的裁判权威的第三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也规定了法官的权利和义务,法官依法履行职责,并受国家法律保护。法官必须忠实执行宪法和法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