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武汉拆迁安置补偿过渡费发放标准,超期过渡费计算方式

发布日期:2017-02-17 22:05:38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武汉拆迁安置补偿过渡费发放标准,超期过渡费计算方式》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如下武汉拆迁安置补偿过渡费发放标准,超期过渡费计算方式智坤教育网小编整理的,由于2017年政策尚未出台故继续沿用往年版本,如有变动,以官网为准。

武汉拆迁安置补偿过渡费发放标准

  所谓最低补偿面积,即在房屋征收(俗称拆迁)过程中,给予居住困难户的一种补贴。

  政策简单而言,即“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按照30平方米给予征收补偿”。

  由修订稿可见,被征收房屋是被征收人唯一住房的条件成为享受该项优惠政策的唯一要求,具体为“征收个人住宅或者公有住宅房屋,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涉及房屋所有权、承租权共有的房屋建筑面积合并计算)且为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唯一住房的,按照30平方米给予征收补偿”。

  根据武汉统计信息网数据,,武汉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5.78平方米。而武汉市保障性住房申请条件之一则是: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12平方米(含)以下。

  武汉房地产业内表示:“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按照30平方米给予征收补偿”实际是一个执行超过10年的“老政策”。只不过之前的要求较多,分别是:

  一是未享受房改政策或者住房保障政策;

  二是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及配偶在征收决定公告之日前2年内在本市另无产权住宅房屋或者承租的公有住宅房屋;

  三是征收个人住宅,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涉及房屋所有权、承租权共有的房屋建筑面积合并计算),且为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唯一住房。

  名词解释:房改政策,是我国城镇住房由从前的单位分配转化为市场经济的一项过渡政策,指的是城镇职工根据国家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城镇住房制度改革政策规定,按照成本价或者标准价购买的已建公有住房。房改是国家对职工工资中没有包含住房消费资金的一种补偿,对未享受房改政策或者住房保障政策者在拆迁过程中提供补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建筑面积不足55平有补助

  在《武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操作指引》修订稿中,“为解决小户型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的住房困难”,“征收个人住宅,建筑面积不足55平方米(涉及房屋所有权、承租权共有的房屋建筑面积合并计算)且为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唯一住房,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选择货币补偿的,可给予住房困难补助。补助标准为:建筑面积为35平方米以下的,按被征收房屋价值的10%补助,建筑面积每增加1平方米,补助标准降低5‰。”

  政策可以解读为:解决了30平-55平夹心层住房困难户部分补贴问题,面积越小,补贴越多。

扩展阅读

  时间一晃过去了5年,拆迁地块还没有动工,还建房仍遥遥无期。为此,汉正街600多家还建户们不禁想问:“我们到底何时才能回家?”连日来,记者多方走访了解,结果令人唏嘘。

  五年不见

  老邻居都快认不出

  5月25日下午,当48岁的刘女士来到汉正街育英正巷时,老邻居徐女士都快认不出来了:“哟,你的头发都白了好多!”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过去了5年多呢!”刘女士热情地和街坊邻居们打起招呼,内心涌动的,却是一种无法回家的痛。

  眼前,是一片杂乱的拆迁工地,停着两辆废弃的机动车,有的房子已经拆掉,有的房子只拆了一半。工地内有土的地方,成了菜园子,种有各种蔬菜。

  这里,就是汉正街“长江食品厂A1片区”旧城改造项目,和刘女士一样,等着原地还建的,共有600多户人家。

  刘女士本来在这里有一套小三室一厅70平方米的房子,住着一家五口人。

  2011年4月,刘女士家与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通公司)签订了拆迁协议,本以为3年之内便可原地还建。

  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已经五年过去了,还建房还没有开始动工,回家的事,变得遥遥无期。

  过渡费低

  拆迁户租房每月倒贴

  在外租房过渡的日子,拆迁户们的难言之苦,只有他们自己才有深刻的体会。

  62岁的朱女士还清楚地记得,她是2011年5月12日搬的家。

  “5年了,我至少搬了5次家。”朱女士说,她曾搬到古田、光谷还有黄陂、蔡甸的郊区住过,因为那里租房便宜。

  如今,朱女士又在这附近租了一套4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1300元。而她被拆迁的40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每平方米12元,共计只有480元的过渡费,自己还得倒贴820元。而她每月只有2000元的退休金,老伴身体也不好,每月3000元的退休金还不够看病。

  58岁的陈女士和88岁的老母亲退休金加起来不到4000元,如今租住在盘龙城一套9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里,月租1600元。

  对这对母女而言,除了经济上的巨大压力,令他们更尴尬的是,因为老人年纪大了,没有人愿意租房子。

  “其实,我们也想租便宜一点的小房子。”陈女士说,可好不容易才租到这套房子,房东还要求,老人如果生重病,必须一周之内搬走,不能过世在租房里,担心以后房子租不出去。

  陈女士右小臂截肢。“现在最怕的就是搬家。”她说:“做梦都想回到自己的还建房里。”

  而对于75岁的欧阳老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迟迟不能还建,影响了他的晚年幸福生活。

  欧阳老人如今租住在硚口。他说,和子女住一块,生活习惯差异大,容易产生矛盾,住那边看病也不如这边方便。最关键的是,在这里住了五六十年了,搬到陌生的地方,再也无法和老街坊们聊天打牌,常感孤独,“简直像坐牢!”

  “好几位老人,没能等到回家,如今都已过世!”欧阳爹爹忧心忡忡:“我有脑梗、脑萎缩,拆迁搬家以后,已经住了两次医院。”

  开发公司:居民期望高尾期拆迁难

  房子拆了五年,为何未能还建?

  据开发方华通公司去年8月向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硚口分局报告称,因被拆迁人对拆迁补偿期望值太高,致使拆迁工作难以按预期时间完成,特申请办理“长江食品厂片”房屋拆迁许可证延期手续。

  华通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A1片区仍有40多户尚未拆迁,有的拆迁户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要求补偿四五百万元;有的要求经济实惠的“动迁房”,而“动迁房”控制十分严格,只有政府才有指标。

  “开发商有时也是弱势群体。”这名负责人抱怨,企业有一点事,政府各个部门都可以管,但对这些补偿要求高的拆迁户,谁来管呢?A1片区拟还建3栋30多层的高层住宅,可以解决600多家拆迁户。

  拆迁户夏女士则认为,按照《武汉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拆迁双方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可向房屋拆迁管理部门申请裁决,当事人对裁决不服的,可向法院起诉。被拆迁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拆迁管理部门可组织强拆,或申请法院强拆。拆迁工作有上述程序可走,不能总以少数居民不愿拆迁为由,让大多数已经拆迁的居民无法还建。

  对此,华通公司有关负责人称,目前正在走裁决的程序。

  辖区政府:华通公司承诺年底开工

  除了上述尾期拆迁难度大的因素外,华通公司有关负责人还称,之前长江大道的改造工程,也影响了拆迁工作的进展,当时就长江食品厂片区是整体还是部分纳入土地储备的问题,曾反复磋商,拆迁工作因此耽误了一年零八个月。公司希望,政府能够支持当地的拆迁,给剩下的拆迁户做工作;或者能够允许,边开工,边拆迁,以便尽早还建。

  据了解,该片区的拆迁临时安置补助费,开始两年每平方米每月6元,两年以后,每平方米每月12元。华通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依据的是武价房字(2002)75号文确定的标准。

  可拆迁户们普遍认为,时隔五年,房租高涨,这个过渡安置标准太低,根本没法在附近租面积相当的房子,就算搬到相对偏远的地方,有的房租都不够。因此希望华通公司能够适当提高过渡费。

  “如果剩余的40多户不同意拆,我们已拆的600多户岂不是要一直漂泊在外?”拆迁户们最关心的,还是房子何时能还建?要求华通公司尽快拿出一个大致的交房时间,并补签协议。

  对此,华通公司有关负责人却表示,今年年底之前开工。

  记者看到,夏女士的拆迁协议第三条注明:长江食品厂A1片区拆迁完毕,并经国家主管部门验收,开工建设之日起36个月予以还建。

  拆迁户代表张工认为,开工时间与交房时间是两码事,若是这样,此事已经拖了五年,拆迁户至少还得等三年以上。

  汉正街办事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华通公司已向政府递交了年底之前开工的承诺书,至于拆迁户要求华通公司补签协议承诺大致的交房时间,以及提高过渡费的要求,他们已责成华通公司的代表,向公司董事会报告后,再给居民一个答复。目前,政府部门也正在提供双方交流沟通的平台,积极组织协调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