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上海延迟退休年龄时间表,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新政策

发布日期:2016-01-27 12:48:00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6年上海延迟退休年龄时间表,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新政策》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智坤教育现为您提供2016该地区延迟退休年龄时间表,延迟退休年龄方案新政策相关说明,暂未出台的规定继续沿用以前年度的说明。如有变动,请以当地相关部门的公布消息为准。

伴随着“延迟退休”政策风声越吹越劲的是,2015年727万高校毕业生或再遇最难就业季。昨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国新办举行的吹风会上回应,当前我国劳动力市场仍然供大于求,但自2012年我国劳动力资源总量首次出现绝对下降,这预示着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时代就要结束了。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说,适当的渐进性的延迟退休年龄是充分发挥人力资源效能的一个举措。他透露,目前人社部正在汇集各方面的意见,并在个别地区——比如上海,进行了探索和尝试,为后期推进提供前期经验和摸索。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赵晓娜

  上海领取养老金年龄弹性化

  昨日国新办吹风会上,胡晓义介绍,今年1-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42万人,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任务。三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4.04%的较低水平。

  “大家注意到这是‘新增就业’,就是在一个基数上新增加的量,这里也包括一些对原有岗位的替代。”胡晓义表示,我国正处在迅速发展变革的时代,社会结构和产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这其中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减的替代关系,而是在调整中来使人力资源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构相适应。

  数据还显示,截至11月底,城镇基本医疗、失业、工伤、生育四项保险参保人数分别达到5.67亿多人、1.63亿多人、1.97亿多人、1.62亿多人;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人数合计8.15亿人,其中2.2亿人领取基本养老金。

  胡晓义还就近期受到广泛关注的“渐进式延迟退休”进行了回应。他介绍,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人社部目前仍在汇集各方面的意见,研究相关方案,并在个别地区进行了一些探索和尝试,比如前一阶段在上海进行了弹性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探索和尝试,这可看作前期经验积累和摸索。

  据介绍,从2011年10月1日起,上海率先实施柔性延迟办理申领基本养老金手续,并发布有关试行意见,规定延迟年龄男性一般不超过65周岁,女性一般不超过60周岁。

  “试点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这一策略效果并不理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其一,退休人员可以拿着养老金再去打工,两份收入比继续工作不领养老金更高;其二,柔性退休激励机制不足,多干几年养老金没有大幅度增加,很难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去年劳动力供给减少345万

  值得关注的是,与延迟退休相关的另一重要信息是,继2013年“史上最难就业季”后,2015年高校毕业生又将面临“史上更难就业季”——明年高校毕业生再增28万,这意味着将有727万高校毕业生几个月后被推向劳动力市场。

  对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信长星深感压力。在昨日吹风会上,信长星说,目前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主要是结构性的供求不匹配,这反映出部分专业设置及人才培养模式与市场需求出现脱节,部分毕业生的就业能力、就业意愿与岗位需求不匹配。

  业内人士更为担心的是,伴随延迟退休的是,每年仍在刷新高的高校毕业生人数。在劳动市场总体仍供大于求的当下,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矛盾?

  “现在我们把青年就业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但是我们也看到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胡晓义转而表示,2012年我国的劳动力资源总量首次出现了绝对下降的情况,比2011年劳动力的供给减少了345万,这一重要信号预示着劳动力无限供给的时代已经要结束了。

  胡晓义说,从长远考虑,我国也必须研究怎么样更加充分、有效地利用劳动力资源的问题,其中加强培训是一个战略性举措。而在未来延迟退休的过程中,中老年劳动力培训也是政策方向之一。胡晓义介绍,当前就业最重要的群体是青年,但是必须放眼未来、未雨绸缪,对中老年人将来的就业和技能培养也要开始研究,如何提供一些政策支持,回应社会的普遍关切。

  ■回应

  人社部副部长和相关专家解答三大焦点问题

  “延迟退休要提前若干年预告”

  延迟退休从何人开始,从何时开始,以何种形式开始?记者就此采访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和相关专家。

  何人:并非从公务员、蓝领开始

  近期有报道称,延迟退休将从公务员或蓝领工人开始。对此,胡晓义予以了否认。

  胡晓义强调,延迟退休要分步走,比如先从退休年龄最低的群体开始,从人力资源替代弹性系数低的群体开始,逐步扩展到各类群体。

  人力资源替代弹性系数低的群体是指入行门槛高、核心竞争力强的群体,例如工程师、医生等。

  这位副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退休年龄仍维持较低水平,将限制中老年人力资源特别是女性人力资源充分利用。

  “从目前实际情况看,许多专业技术岗位(医生、教师、科研人员等),五六十岁正是经验丰富、技艺纯熟的阶段,而且这种高端人力资源的替代弹性较低。”胡晓义说,“如果早早退休,是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何时:让相关群体有准备期

  延迟退休另一个争议点是该政策是否会加剧本来就已经很严峻的就业形势。以大学生就业为例,2013年应届高校毕业生达到699万,2015年预计将达到727万,“毕业即失业”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再延迟退休岂不是雪上加霜?

  “关于青年就业和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确实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到现阶段的一个矛盾的体现。”胡晓义坦言,最近几年确实每年有600万左右的退休人员退出了劳动领域,这当然和青年的就业或者新成长劳动力就业会形成一定的替代关系,但并非简单的加减关系。

“我们不要简单看成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有多少人退出劳动领域,就有多少青年人补进去。”胡晓义说,“我强调的是在变化中求发展,在发展当中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

  他指出,延迟退休要提前若干年预告,不能今年宣布明年就实施,而要让公众特别是相关群体有必要的准备期。

  何种形式:渐进式非“柔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记者说,从世界范围来看,延长退休年龄有两种策略:一是弹性(柔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二是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两者的主要区别为:前者是“可选项”,秉承自愿的原则;而后者则不然。

  胡晓义在解释“渐进式”时表示,“要迈小步,比如每年只延迟几个月,小步徐趋,用较长的一段时间完成平滑过渡。”

  郑秉文认为,从全世界的实践来看,每几年延长3个月,延迟5年退休的话很可能要有20年的过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