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长沙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

发布日期:2017-02-17 19:42:34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长沙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如下长沙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智坤教育网小编整理的,由于2017年政策尚未出台故继续沿用往年版本,如有变动,以官网为准。

长沙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

  《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 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七条 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第八十七条 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

  第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条件、程序,用人单位可以与劳动者解除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或者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限的劳动合同:

  (一)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的;

  (二)劳动者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三)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四)劳动者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五)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六)劳动者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用人单位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

  (七)劳动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八)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九)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

  (十)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十一)用人单位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的;

  (十二)用人单位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的;

  (十三)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的;

  (十四)其他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经济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

扩展阅读

  “一个有着良好社会形象的大型机场,现在连为它工作多年员工的基本权益都不能保障,它又如何能保障乘客们的合法权益?”近日,一网友发帖惊曝,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突击裁员近百人,旨在规避将于2008年1月1日实施的《劳动合同法》。

  此前,全国总工会、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曾多次表示,企业不得恶意变相或突击裁员。

  那为何黄花机场敢“顶风作案”?这一帖子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发布后,立即引起了众多网友和媒体的关注。

  “被裁人数多达93人,工作年限最长为26年”

  网友“我本无心”在帖中称,他是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运输后管部员工,9年来一直在机场从事空调维修工作。12月6日上午,他被部门领导喊到会议室去谈话,告知机场不再决定与他签订合同,要求其在一份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上签字,“他们威胁说,如不签字,合同到期将没有一分钱补偿。”

  在协议书上签字后,该网友了解到,与他一同被机场辞退的同事多达93人,多为工作年限在9年以上的合同工和临时工。其中,在机场工作年限最长的员工有长达26年之久。“我们大多在技术岗位,为机场带出了一批有一批徒弟,原以为工作时间越长,越得到单位重视与信任,结果呢?”

  该网友认为,黄花机场的此次突击裁员,是不想与这批老员工签订无固定限期合同,规避新《劳动合同法》条例。

  “突击裁员存在两大问题”

  今日下午,通过发帖网友提供的联系方式,此次被裁的部分员工在黄花国际机场俱乐部,接受了红网记者的采访。

  郑社平是机场场务队的一名老驾驶员,于1992年6月进入机场工作。据他称,他曾在机场基建处等多个部门工作过,拥有特种车驾驶证,机场所有的机动车辆他基本上都能驾驶,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

  郑社平告诉记者,凭他的驾驶技术不愁找到工作,但机场在这次突击裁员中存在的两大问题,“首先是解除合同的补偿金不到位,实际补偿金仅为《劳动法》规定的一半;其次是社保,这多年来机场一直没有给我们买社会保险,这应该属于违法。”

  “本以为即将出台的《劳动合同法》会更好地保障我们的权益,没想到连工作都丢掉了,我实在是想不通……”已年过半百的郑社平一脸地茫然。身后是他工作了近16年的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不时有客机从头顶滑翔而过,冲向蓝天。

  黄花机场回避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了黄花机场办公地机场宾馆三楼,同行的还有长沙公共频道《行风》栏目组的3位记者。当记者来到机场人事部时,一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称采访需要机场党群部安排。

  来到党群部办公室后,一女工作人员对此称,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为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的一个分公司,对人事方面的问题没有解释权。然而,记者从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工会得到的答复是,“具体情况需要向黄花机场分公司了解”。

  该女工作人员在反复请示机场领导的情况下,仍没有任何部门负责人作出回应。随着机场下班时间的到来,记者无奈只好中断采访。

  据了解,安徽、宁夏、上海、广州等省市劳保部门,对企业年底突击裁员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并明确表示“恶意突击裁员将被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