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杭州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

发布日期:2017-02-16 21:43:50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杭州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如下杭州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智坤教育网小编整理的,由于2017年政策尚未出台故继续沿用往年版本,如有变动,以官网为准。

杭州劳动法裁员补偿标准及劳动法年假补偿标准规定

  1、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的,劳动者没有《劳动合同法》三十九条规定的情形,可以认定该用人单位行为属于《劳动合同法》八十七条规定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情形,应该支付赔偿金,即每工作一年支付2个月的本人工资;

  2、用人单位依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规定情形解除劳动关系的,其中符合《劳动合同法》四十六条规定的,应该支付你经济补偿金,即每工作一年支付一个月本人工资;

  3、劳动者存在《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的情况,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不需要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也不需要提前通知。

  《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 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第四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

  (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

  (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

  (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七条 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第八十七条 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

  第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条件、程序,用人单位可以与劳动者解除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或者以完成一定工作任务为期限的劳动合同:

  (一)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的;

  (二)劳动者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三)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四)劳动者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五)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六)劳动者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用人单位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

  (七)劳动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八)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九)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

  (十)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十一)用人单位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的;

  (十二)用人单位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的;

  (十三)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的;

  (十四)其他因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经济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

扩展阅读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一些省份的计生新规提出企业可以直接开除“超生”员工,这让一份近期曝光的判决书备受法律界关注。

  2016年7月18日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对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开除“超生”员工黄玲(化名)一案做出一审判决,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被判赔偿黄玲近9万元,并补缴相应社保。

  11月3日,黄玲的代理律师赵利利向澎湃新闻 确认,一审判决下达后,被告没有上诉,目前判决已经执行。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各地修订相应计生条例。据媒体统计,在全国已修订计生条例的29个省中,目前有7个省份规定企业可以开除超生员工。这一消息曾引发舆论热议。

  长期关注计生议题的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近日告诉澎湃新闻,很多企业对“超生”员工开除的做法都违反了《劳动合同法》,黄玲的判决具有示范意义,它让一些企业意识到,随意开除“超生”员工将付出代价。

  员工生二孩,计生办施压公司开除

  2006年6月9日,黄玲与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之后,黄玲又与该公司连续签订了2次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2010年1月4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但2016年1月5日,黄玲收到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原因是她在2015年11月22日生下了“二孩”。此时,“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不到一个月,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尚未修改,这期间出生的“二孩”仍被视为“计划外生育”。

  在一审中,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辩称,黄玲未经批准生育第二个子女已经违反了《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澎湃注:指“全面二孩”出台前“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的规定);黄玲因违法生育,未办理好请假手续在2015年11月17日至2015年12月28日期间(其中正常工作日为29天)离岗不上班,应视为旷工29天,其行为违反了《员工管理规则》的相关规定,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该条规定,“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企业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黄玲则称,2015年11月16日,她已经向公司请假,但因没有取得准生证,请假未获允许。由于第二天就是预产期,她只能先住进医院。5天后,黄玲在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生下孩子。此后20多天,她一直在“坐月子”,无法上班。

  判决书显示,2015年7月21日,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发现黄玲怀孕后,即要求其填写“萧山区流动人口孕情摸底表”,并将情况报告给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北计生办,计生办人员明确告知原告,要办理准生证后方可生育。

  由于属“计划外生育”,黄玲的准生证一直办不下来,2015年10月20日,黄玲对该公司一位钱姓经理说,准生证办不下来,计划回老家生小孩。

  判决书显示,“计生办明确指出,原告未经批准生育是违法的,要求被告按照公司规定,解除与黄玲的劳动合同。”

  黄玲认为,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在其产期将其辞退的行为已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诉请判令该公司支付其赔偿金、年终奖、失业保险金等合计114033.5元。

  法院最终认定,黄玲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依法成立有效,双方应全面履行劳动合同。在原告因怀孕生产、已履行请假手续的情况下,不符合《员工手册》规定被告有权提前解除与劳动者间劳动合同关系的情形。杭州力武机电有限公司依据《员工管理规则》的相关规定、《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解除与原告间的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法院支持了黄玲的主要诉求,判令公司支付黄玲赔偿金86220元、2015年年终奖2600元,两项合计近9万元,另外公司还须支付黄玲补缴自2016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月5日的社会保险。

  律师:企业员工超生被开,胜诉概率大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三孩”和多孩仍是“计划外生育”,在地方出台的地方计生条例和社会抚养费条例中,部分别依然存在对“超生”员工开除的规定。

  据《法制日报》统计,除新疆、西藏两地外,全国已经有29个省份陆续修订了本地的计生条例。其中,14省份的计生条例规定,公职人员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可以开除;有7个省份的计生条例规定企业对超生员工可以开除,包括海南、广东、福建、浙江、江西、贵州、云南。

  比如《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对“超生”家庭,夫妻双方分别被征收社会抚养费,属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工作人员的,给予开除处分;属企业职工的,解除劳动合同。

  贵州也规定,违反条例规定生育的,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企业事业单位职工的,予以开除,并征收社会抚养费。

  这些规定引发舆论强烈反弹。11月2日,新华网刊发文章《企业开除超生员工是否违法?》,提出质疑。

  该文章称,按照《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根据人口发展规划,制定人口与计划生育实施方案并组织实施。”各地可以根据各自的情况,自行制定适合本地的方案,但地方法规不能违反上位法。“超生开除”这样的条文,有违法嫌疑,应该考虑统一废止。

  曾代理过多起计划生育案件的律师吴有水告诉澎湃新闻,《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并没有规定“超生”员工可以直接开除或解除合同,一些地方的做法主要依据当地制定的各种法规,但这些法规很多与《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冲突,涉嫌违反上位法。

  “《劳动法》、《劳动合同法》是国家颁发的法律,计生条例和社会抚养费条例是地方颁布的,法律效力肯定不同。”吴有水说。

  吴有水说,目前对公职人员“超生”开除的依据包括党纪等规定,司法途径很难介入;但如果是企业开除员工,只要双方是劳动合同关系,都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从司法实践来看,法院一般都会倾向于支持劳动者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