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精选《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范文大全

发布日期:2017-02-14 10:25:00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精选《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范文大全》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很多时候人们做事都是为了给别人看的。下面小编推荐:2017年精选《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范文大全。欢迎阅读。

    2017年精选《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范文大全

  《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

  这篇文章是季羡林在德国留学时看到的情景。文章是这样写的:作者先点明了德国是个爱花的国度,然后回忆自己早年在德国留学时亲身感受到德国人非常爱花;接着用优美生动的语言描述了德国家家户户窗口都开满鲜花的情景,并抒发了自己的感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种颇耐人寻味的境界;最后讲述了作家再次来到德国,又看到这番境界。

  正是这样,也确实不错,德国人的这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境界是颇耐人寻味的。花儿谁家都有,可大多都是为了给自己看的,而德国人不仅是为了自己观赏,还是为了和别人分享自己这赏心悦目的花儿的。想想我们身边:同学们轮流做值日,给别人提供了洁净的学习环境,别人打扫卫生的时候,又为我们提供了干净整洁的学习环境,这不正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体现吗?同样的,你帮助了别人,别人也会帮助你,这也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体现。如果一个民族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做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那么,这个民族就是一个强大的民族,它更是坚不可摧的。有些句子让我深受感受,“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觉得这一种境界是颇耐人寻味的。这句让我知道了“我为人人”是说每个人的心中都要有着他人,要有社会责任感,要用实际行动为大众着想,为社会尽到自己的义务。如果大家都这么想,这么做,就必然会换来“人人为我”这么做的结果,才会实现“人人为我”的美好愿望。还有一句话我觉得大家也可以看一下,“变化是有的,但是美丽并没有改变。”时隔四五十年,作者又来到了德国当然会见到许多变化,但是德国眼帘的奇丽风景没有改变,德国那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美好境界也没有改变。


  从这篇文章中我得到了启发:只要我们人人努力,从自身做起,我们中华民族也一定会达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种的崇高境界。

  《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读后感今天我学习了《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这一课,感触很深,不由得动笔写下这篇读书笔记。

  课文讲的是:“我”在德国读书时,发现德国人家家户户临窗外都种了花,他们的花是让别人看的.多年后“我”再次回到德国,发现变化很大的德国“美丽”却依旧如昔。由此,“我”体会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崇高境界。

  我们生活中也有许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做清洁,虽然有些同学上完一天课很累,但他们仍然将教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整整齐齐.他们就把教室当做自己的第二个家一样,一丝不苟地做着清洁工作.

  我们就是应该把我们的祖国当成我们的家,把每一个人当成这个”家”的一员.德国人民正是因为这样想了,才会把花种在临街窗户的外面,把自己的花种给别人看……我们就是应该有这样的精神,才能把自已最美好的东西给别人分享,给别人看.最后,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像德国人民一样“赠人玫瑰,一手清香”。

  <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一文主要讲述了德国人一种特别的养花方式。德国人养的花朵都朝外开,在屋里只能看到花的脊梁。可是走到街道上,抬头向上看,家家户户的窗子前都是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在屋子里,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走在街上,自己又看别人的花。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成为一种颇耐人寻味的境界。

  学习了这篇文章,我了解了德国人的养花方式,同时也对他们这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思想境界感到钦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时代,需要的就是这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崇高境界。“我为人人”是说每个人心中要有他人,要为大家做好事。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必然会换来“人人为我”的结果。所以,我认为要实现“人人为我”,必须先做到“我为人人”。

  在我们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事例:当一场大雪过后,你第一个拿起扫帚,走出家门清扫门前的积雪,方便大家行走,大家也会清扫积雪,一起清扫出一条干净的街道;当你做值日时,把每个角落都认认真真的打扫干净,那么轮到别人值日的时候,人家也会把每个角落打扫干净;你把课外书带到班上让别人看,别人也会带来课外书让你看。别人表演节目时,你送上热烈的掌声,你表演节目的时候,别人也会送上热烈的掌声。  

    推荐阅读

  季羡林(1911.8.6~2009.7.11),中国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聊城大学名誉校长、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的终身教授。

  早年留学国外,通英、德、梵、巴利文,能阅俄、法文,尤精于吐火罗文(当代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语系印欧语系中的一种独立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为"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其著作汇编成《季羡林文集》,共24卷。生前曾撰文三辞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