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简单搞笑表白的话: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

发布日期:2017-02-16 11:16:00 智坤教育www.zktw.com
《2017年简单搞笑表白的话: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是由智坤教育(www.zktw.com)为你整理收集,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您可及时反馈意见:

    有时候看似搞笑的表白,其实是最动人的,最令人感动的。下面小编推荐:2017年简单搞笑表白的话: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欢迎阅读。

    2017年简单搞笑表白的话: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

  1、一起吃饭叫拼餐,一起回家叫拼车,一起住房叫拼租,你把后半生交给我,从此一起生活,这叫拼命。

  2、你不理我的话,我心里就像是有一对兄妹骑双人自行车一样,哥蹬哥蹬的。

  3、想要炫酷地和世界作对也不是很难办到,比如我,和你吵两句就算是了。

  4、曾经想把天上月亮电源关掉,后来你收拾行李说去远方帮我办到。果然你走后,月亮再没亮过。

  5、傻丫头,你知道么,我是不放心让别人来照顾你!万一他们真的照顾得很好,怎么办?

  6、想念是支荧光笔,白天挥舞过不见笔迹,晚上一笔一划都清楚得很。

  7、有爱人的时候,背井离乡当作旅行。爱人离开后,走两步都是漂泊。

  8、如果可以穿越,我想回到你出生的那天那家医院,跟在走廊里焦急踱步的你爸说:“别担心,你媳妇儿和我媳妇儿都会没事的。”

  9、我会藏在你最爱的酸奶里,趁着你不喝的时候借吸管呼吸。

  10、你走了以后我才知道,买来的苹果不是放两天就会自动脱皮的。

  11、我转身走出几步,回头看你,你也刚好在回头看我,身边的腊梅都忘了季节,乐开了花。

  12、以前我一直在用铅笔写故事,现在遇到了你,我擦掉一切,拿起钢笔。

  13、就像车祸碰瓷那样,和你在人海中的一次碰撞后,我便长坐不起赖着你。

  14、就像手机屏幕一样,你不来拨弄,心一会儿也就暗了。

  15、每次你深情望着我的时候,我都想蹬鼻子上脸,然后在你眼睛旁边插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一禁止游泳。

  16、天上一众神仙斗地主,上家见月老手里还剩两张,就机敏地一张张出牌。眼瞅着对方快要打完,月老不得不拆牌去管。那会儿他手里还剩一对——我和你。

  17、“别跟着我!我跟你说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听不见吗?”“能听见,但你不觉得你说话的样子很冷吗?”

  18、我举起拳头刚要打你,你伸出剪刀,笑嘻嘻地说:“我输了,打我吧。”我还怎么下得去手。

  19、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20、你总吵着让我摘下最美的星星送你,我微笑着说:我怎么舍得抠出你的眼睛。

  21、相识之缘,相知之诚,相恋之福,相爱之美,尽在你我,通过此信,电波传情,祝愿恋人,常思对方,相守到老!

  22、找到你,我才拿到开启我生命的钥匙,明了生活的意义;你,找到我,你才知道自己的美丽,无法估计自己的魅力。

  23、爱是一个人的事情,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我选择爱你,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我放开手,让你去寻找你那两个人的事情。我会永远默默的守在你的身边。

  24、初恋的爱,像时钟针摆,一直循环,却从未停止。初恋的情,像墙上旧画,时光流逝,却从未忘记;初恋,只在特别日子,才会有意义。

    推荐阅读

  离别时属于我们的再见

  蓝鲸大巴厚重的车身在遵义狭小的街道上苦楚得犹如蜗牛一样疾驶。它的速度假如没有在高速公路上还比不上一辆奥拓。如果没有那样一个平台,优点有时候也许反而是局限。

  透过隔音玻窗望出去的城市显得异常的宁静,那些喧嚣和繁荣原来近在只尺,却仿佛一场事不关己的无声片子。这是我的城市,我却离他异样的遥远。

  三天前我在这里送走了宝宝。

  宝宝现在已经又回到了那座叫做上海的城市。我却涓滴没有感到到她已经分开,似乎这座城市的空气里,还有她的滋味在渲染。

  三天前,阿姨和王刚站在蓝鲸宏大的车头前,细声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车上,旋姐陪坐在宝宝身边,把姐妹间那些体己的话又一遍复习。

  那一刻,俨然只有我是这个场景里最无关紧要的人,我孤单的站在一旁,看着宝宝,离别在面前,却感想不到告别的欣然。宝宝突然仰头看我一眼,我笑了,走上车去,坐在她们旁边。一会,旋姐识相的走下车,宝宝轻轻拍了拍她身边的坐位,我走过去,坐下来,轻轻牵起宝宝的手。

  “警惕他们看到。”,宝宝微微的说着,却没有推拒,把头温顺的靠在我的肩头。

  “我不怕!”,看着车下的三个人,我突然觉得就是他们要把我和宝宝离开,我无所害怕,而他们,该为此内疚。

  “还有5分钟了。”,宝宝看看车上的时钟说。

  平时能言善辩的我,这一刻却只有在告别里缄默。

  车开了,我站在车下,看着车缓缓的挪动,宝宝靠在玻璃上,在玻璃上轻轻的划着什么,然后双手高高的举到耳边,做了一个拧耳朵的姿态,装出痛苦的表情,双手在耳边扑闪扑闪的鼓动。

  我眼圈一红,举起手,和她一样扇动在耳边,看她露出残暴的笑颜。

  宝宝喜欢拧我的耳朵,她爱好看我在疼痛之后的这个动作。

  这,就是我们离别时属于我们的再见。

  车,终于开出了我的视线,在那一刻,我才忽然觉得我就要失去宝宝了,泪水夺眶而出,飞速的抛开阿姨,朝蓝鲸的影子追去。

  “前面有辆蓝鲸,给我追上它。”

  “追蓝鲸?大哥,恐怕追不上吧?”,的士司机说。

  “追!”,我拼命忍住不争气的泪水,压制住心底那丝伤悲。

  远远的,看见蓝鲸的影子了,我禁不住的狂喜,但它恍如就在跟我恶作剧,一会远,一会近,就是不让我凑近。我的心也就一会喜,一会忧,无奈安静。

  “大哥,我看追不上了,要到收费站了。”

  过了收费站,蓝鲸就上高速公路了。我知道上了高速公路,那就再也追不上了。

  “追!追到收费站闸机口。”

  的士司机感触到我的急切,加大了马力,车猖狂的向前冲去。

  “泊车!”,在收费站口,车还没停稳,我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蓝鲸好近,我拼命的朝它跑去,它却缓缓的离开。

  “宝宝!我爱你!我爱你!!”,边跑,我边嘶声裂腹的喊叫,蓝鲸却冷淡的弛上了高速公路,霎时,身影全无。

  我扑倒在地上,泪水终于再也止不住。

  遵义这座城市有种雍容、懒惰的氛围。在这样的气氛里擅长培育一种不紧急的生涯立场,这种态度,培养了咱们这样一群人。

  1999年,我在这个城市中开了一家网吧。那时候这个城市里的大多的网吧终日都轰鸣在帝国时期的铁骑军号中。我在OICQ上和一堆沈阳的、北京的、上海的,甚至澳大利亚的不晓得是男是女是总是少的家伙海阔天空瞎扯一气的时候,我身边围满了一堆好奇的游戏虫。

  而后OICQ的声音和那只企鹅就成了我网吧电脑上的常客。

  西铁城腕表被珊然狠狠的摔在地上。

  砰一声碎成了多少块。

  韩雪阳缓缓的蹲下去,从那堆碎片中拾起一个齿轮,轻轻的捏在手中,眼神凝滞,茫然,而又伤感。

  这一分钟,他觉得自己就象是这一个齿轮,自己所有的好,是这齿轮上突出的局部,而自己所有的不好,是这齿轮上凹进去的部门。

  穷尽毕生,他想要找到另一个和自己能够吻合的齿轮。彼此的长处也好,毛病也罢,能够互补,可以融会。彼此宽容而严密的接洽着,一个动起来,也牵动着另一个,默契而融洽的滚动。

  张婕、心悦、晴子、珊然。。。。。。,那一个才是合适自己的齿轮呢?又或者,她们都不是,深爱着你的时候,她们看见的全是你的好;恼恨起你来,又无穷夸张了你的坏。哪个曾经在她们口中自得的夸奖过的你,转瞬又会在她们的口中变得一无是处,忘八一个。

  兴许女人都是这样吧,理性,而不可理喻。

  那么这世上是否真的还有一个能够跟本人吻合得浑然一体的齿轮?

  即便有,即使终极他找到了,又能如何?在这个漫长的寻找进程中,他和她,和她,和她们的纠缠磨合中,他那锐利的轮尖,早就被磨钝了。他还属于谁呢?他又还适合谁?还能和谁,天衣无缝去?

  “我爱的人,我要可能占据他全部的性命。他在碰见我以前,不从前,留着空缺等着我。”,《围城》里,唐晓芙对方鸿渐绝情的告白回荡在他耳边。失望中的方鸿渐,两眼是泪,心如刀绞,魂不守舍。这一刻,他好像感到自己就是方鸿渐。对恋情一度充斥了执拗己见不求实际的盼望,到头来,却只弄得一身说不出的伤。

  想到这,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吻。

  那份无以言诉的凄凉,就在这声叹气中,在他的心里,蔓延开去。

  珊然摔表那一秒钟的激动很快就过去了,剩下的时光她站在那里,等候着想当然的狂风暴雨。

  实在在良多时候,珊然都认为自己无法懂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把太多太多的货色藏在了心里,而他所表示出来的,却又好象不是属于他自身。

  也许这就是他的魅力。

  深奥到极致和单纯到童真都同样充满了魅力。前者让人觉得神秘,充满了摸索的好奇;后者让人激动,充满了顾恤的敬慕。

  他悄悄的蹲下去,拾起一个小小的齿轮。镇静,漠然,却又凝重。没有她设想中应当的暴风暴雨,却反而让她觉得更加的窒息。

  她无法了解他在想些什么,却在突然间觉得自己是这样委屈。

  这感觉开始还仅仅是一丝丝的从她的心里渗出来,却在彼此的沉默中,被气氛竭力的渲染。终于,在韩雪阳心中悲凉叹息的统一时刻,她的泪水再也不受她自豪的把持,胡作非为的奔涌而出:“你说你永远都不伤害我的。。。。。。”

  哭泣、伤心,而又冤屈的声音把他从伤感的考虑中唤回。

  短短的几分钟,珊然摔表所引发的愤怒早已云消雾散。在他的心中,恼怒、感伤、悲凉、怜悯,这种种情感,在这几分钟里挨个儿走了个遍。

  抬开端来,看见站在那里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珊然,他的心里又不禁布满了疼爱。

  走过去,他轻轻搂她在怀里,哪个委屈的精灵在他怀里不依不饶的挣扎,他抱紧了她,朝她的泪眼轻轻吻去。

  他的温柔好象终于让她找到了发泄委屈的来由,不由拳脚并用,在他怀里用武力表现自己的怨愤,嘴里喃喃带着哭音:“你说你永远都不伤害我,永远都不伤害我的。。。。。。”

  她名正言顺而又委屈万分的反复着这句话。

  “好了,好了。我投降,我妥协。”,边说着,边抱紧她,边把嘴盖过去,堵住她的嘴。

  无力的挣扎几秒钟,她就陶醉在这个甜美而带着泪涩的吻中。

  “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伤害我,你忘了?”,她喘息着说。

  “没忘,我这不投降认错了么?”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端就妥协?必定要弄到当初这样?”,珊然习惯了得势不饶人。

  他笑笑。

  “不说话是不是?无声的抵抗是不是?”,珊然伸过手来,用劲扯住他的两只耳朵。

  “哎呀,痛!珊姐,你白叟家高抬贵手,饶命啊。我这不投降了,那还敢抵御?”,韩雪阳又痛,又觉得啼笑皆非。

  “哼!量你也不敢!”,珊然嘴角一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手上的劲稍稍松了一点:“那你不谈话在预谋什么?”

  “我这不抬头悔悟,正巴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么。早听珊姐的多好?早投降早让步,反正早晚都得做汉奸,早做不就不受这份罪了么?”

  “哼,你别跟我喜笑颜开的,别认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意思。”,她松开了他的耳朵,就势环臂吊住他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脸,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你呀,是想自己扇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说出那永不损害我的话,现在成了我手里的痛处,你这不自己恨着自己么?”

  “我,没。。。。。。”

  “不论是不是,你都别想懊悔了!”,珊然吧唧一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